— 浮桃 —

【喻王】黄少天说我怎么会有两个比我还烦的室友

看外科风云第13、14集的时候场景代入了一下,觉得很适合喻王。黄少是来助攻的,四千是来打酱油的。

题目永远很长而且题文无关

随便写写我不懂房地产……

 

 

正文

 

 

B市的交通一如既往的让人生无可恋。喻文州堵在离目的地500米的街口,在出租车司机苦口婆心的劝导下思考了三秒钟,果断选择步行。

五分钟后,霸道总裁喻文州西装革履顶着一脑门子的汗走进荣耀公司总部大门,险险维持住温和淡定人设不崩。一路上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喻文州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整理一下仪容,看着镜中倒映出的缓慢上升的数字,心里琢磨着一会儿进会议室一定要先发制人,拿客套话堵住对方的嘴。

本来在赶来的路上,喻文州已经想好了至少三种应急方案。没料到,推开会议室大门,什么应急方案都不管用了。只因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王杰希。

那人正对着门口,听到开门声就抬起头来,看见他也有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面无表情。喻文州盯着那双淡漠的、若无其事的眼睛,今天第二次险些崩了人设。

他努力放松着脸上的肌肉好让这个微笑不那么僵硬,脑子里飞快地整理了一下情况,决定还是按照原来的套路走,先进入正题。

没想到王杰希反倒先开了口。

“喻总,是吧?久仰大名啊。听说喻总的工作业绩一直很好,只可惜进度慢了点。没想到原来连赶路的速度也这么慢。”

来者不善。但要在言语机锋上面做文章,喻文州是不怕的。

“王总,您是本地人,应该也知道B市的交通情况如何。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路上耽误个几分钟,想必王总是能谅解的。”

“几分钟?喻总说的轻巧。原定的时间是八点半,现在几点了?八点五十五!二十五分钟,在微草一个短会都能开完了。”

喻文州笑了笑,话里话外透着针锋相对。

“王总,话可不能这样说。我到的时候是八点五十三,本来寒暄个一两句就可以进入正题了。这多出来的两分钟可都浪费在别的地方了。您要是再难为我,眼看着可就要到九点了。半个小时,这在蓝雨,一个策划案都已经通过了。”

这次会议的另一家公司总经理楼冠宁眼看着势头不对,连忙陪着笑打个圆场,这一篇就算揭过去了。开玩笑,他一个新上任的菜鸟,凡事还得多多仰仗这两位大佬,一上来就吵起来可一点都不好玩。

好不容易坐下来进入正题,喻王两人还是连眼神交流都带着火药味。好在没再出现大的争执。楼冠宁心惊胆战地坐在旁边看着大佬们交锋,会议结束的时候有种恍然隔世的解脱感。

 

 

“王总留步。”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太不给人家面子。他转过身来,正对上喻文州那张笑眯眯的狐狸脸。

“王总,鄙人初来乍到,无亲无故,无处可去。不知王总能否好心收留?”

“……说人话。”

“杰希我没地方住能住你家吗?^_^”

“不能。”

“杰希……不要这么绝情嘛,好歹我们也相爱相杀了那么多年……你忍心我住在外面被别人坑吗?”

“我有什么不忍心的?我巴不得看你笑话。”

没办法,只能拿出杀手锏了。

“杰希,你看我也好久没跟老同学们聚聚了。什么时候约个饭,跟他们回忆一下当年的圣诞舞会女装……”

“喻文州!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巴不得看你笑话。”

“……你赢了。”

 

 

喻狐狸拖着他的大尾巴,啊不是,大行李箱,堂而皇之地搬进了王杰希家,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空间。

还有三分之一呢?

“啊会长会长你终于来B市了我真是想死你了!!!……”

喻大狐狸生无可恋还得保持微笑着从身上撕下一只黄柯基,心想我好好的二人世界就这样化为了泡影。王小狐狸倚坐在沙发靠背上捧着一罐冰可乐,看着这“感人”的重逢场景,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到了饭点,王杰希死活不愿意下厨,在黄少天左插一嘴右帮一句的添乱下终于坑了喻文州一顿饭。三个人好不容易能安安稳稳地坐下来聊聊天叙叙旧。

他们三人当初都是R大毕业的。喻黄都在工商管理,王杰希学的人力资源。由于历史原因,两系一直不太对付,喻王两人又分别是各系的学生会会长,莫名其妙的就开始了持续了整个大学生涯的对立关系。其实就个人而言,王杰希还是挺愿意和喻文州当朋友的。无论是性格、智商还是颜值,喻文州都无可挑剔,而且他还特别能理解自己。这样不明不白地当了这么多年对手挺可惜,但一时之间又不能改变已形成习惯的相处模式。

王杰希夹了一筷子鱼肉,恶狠狠地想,喻文州这个人真是难搞,就不能不针对我吗?

对面喻文州毫无所觉,依然面带微笑听着黄少天叨逼叨逼叨。

“诶文州啊我跟你说,你不知道我们这些工薪阶层有多辛苦。每天工作累成狗还不给加班费,要不是老王那儿房子够大我跟你讲,我都得露宿街头!啧啧啧,还有你,你们这些资本家富二代真是……”

“富二代怎么了?”王杰希大小眼一瞪,“你还住着富二代的房子呢。”

黄少天秒怂:“是是是您房东您老大您说了算。”转头就跟喻文州咬耳朵:“我跟你讲王杰希这人可好玩了我跟他住的这段时间发掘出来他好多黑历史回头我慢慢讲给你听……”

王杰希不想说话并向你扔来一只黄少天。

 

 

喻文州这次来B市为的项目不止一个。这次遇到王杰希是意外之喜。第二天在皇风又看见他的时候,就不得不感叹天意如此。

“王总啊,你出门之前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你要去哪儿呢?说不定我还能搭个顺风车。”

喻文州本来是开个玩笑,王杰希却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般反怼回来。他只是瞪了喻文州一眼,就自顾自地进去了。

喻文州心想,我也没得罪他啊?又不是头一回互相竞争互相喷垃圾话怎么连个玩笑也开不得了呢?跟在王杰希后头进去,心里就总有那么点疙瘩。

等皇风的文件拿到手一看,明白了。这块地皮挨着微草,原先也是微草的地盘,因为经营不善卖给了皇风,后来一直也没能要回来。好不容易赶上这么个机会,王杰希本来势在必得,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喻文州。

这次的会开的可以说非常不愉快。虽然王杰希在工作的时候一直都是严肃脸示人,但今天尤其严肃尤其冷漠,简直恨不得把跟他抢地皮的人一个个都生吞活剥了。

喻文州不懂声色地观察了一会儿局面,没说要争,也没说不争。结果等会议结束的时候,王杰希就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过去了,连个开口的机会都没给他。

喻文州笑容不变,拿起手机给黄少天打电话。

“少天啊,吃夜宵吗?”

 

 

两个人就近找了家火锅店。进门之前喻文州突然停住了,拉着黄少天往旁边走了几步,站在一家西餐厅的玻璃窗外面。黄少天一头雾水,顺着喻文州的目光看去,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哎那不是方士谦吗?我听说他在微草待了没两年就出国了啊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告诉我们一声真不够义气!走走走我们蹭饭去!”

“少天,他对面还有一个人呢。”

“我去!王大眼!他俩怎么又凑一起去了!不会是旧情复燃吧?想当年他俩在学校的时候就绯闻满天飞……好好好我不说你别这么看着我。别管他们了咱俩不是来吃宵夜的吗?走啊走啊走啊。”

“看一会儿。”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吃饭吗还能翻出花儿来?我说会长你看着他们有说有笑言谈甚欢的样子心里不堵吗?要我说咱还是走吧我都快饿死了……”

“再看一会儿。”

“我饿了会长真的饿了超级超级饿都要饿死了!我想吃叉烧包奶黄包糯米鸡啊不对火锅店好像没有这个……哎呦我去这俩人怎么谈着谈着还开始动手动脚了呢!方士谦这是要干嘛不会是要亲上去了吧我去!”

“少天我们走吧。”

“别走啊再看一会儿……好吧好吧我们走我们走。诶会长你去哪儿啊不吃饭了吗?”

“饱了。”

 

 

喻文州一到家就把自己关进卧室里,盯着表数时间。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王杰希还是没有回来。喻文州气笑了,心想你今天晚上最好别回来,你要敢回来看我不干死你。

正在脑补干死王杰希的一百零一种方式的时候,大门响了。喻文州急忙蹑手蹑脚贴在房门上听外面动静。杰希应该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好没把该死的方四千带回来,哼。

好一会儿没听见声音,喻文州犹犹豫豫地想杰希是不是睡了要不要去看看他,猛地被敲门声吓了一跳。要不是王杰希顾忌着夜深人静没太用力,喻文州贴在门上的耳朵就要废了。

“文州?睡了吗?”

“……啊,我睡了。”

“喻文州,别装了,门缝透光。”

喻文州只好乖乖把门打开。

“怎么了杰希?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我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

“微草那块地。”

“杰希,我得提醒你,那块地已经不是微草的了。”

“它曾经是,以后也会是。”

“至少现在还不是。”

“……你就不能别跟我争吗?就这一回。”

“凭什么?”

“算我求你。”

喻文州笑了,气的。好啊王杰希,你在外面跟方士谦谈情说爱好不快活,一回来就跟我谈公事。还求我,咱俩认识这么多年头一次见你求我居然不是在床上居然是为了微草!王杰希你真是够可以的!

这边喻文州脑内活动丰富,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王杰希也不管他想什么,自顾自往下讲。

“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公平竞争,不耍阴招也不放水。我也不喜欢走后门找关系。但是这次不一样。那是林杰前辈在任的时候留下来的遗憾。我不想让它永远成为一个遗憾。就这一次,你别跟我争。我们可以做个交易,下一次的生意,不管有多好,只要你开口,微草绝不会跟你们抢。”

“既然是前辈留下来的遗憾,那自然是前辈来弥补,关你什么事?难道为了人情,你就不要底线不要原则了吗?公平竞争微草也未见得就输,你何必在我面前装可怜?”

“我没有装可怜,喻文州。”王杰希的眼神里有一点惊讶和难过,“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我只是跟你提出一个交易,等价交换甚至你愿意的话蓝雨还可以从中得利,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公平吗?你明知道这次蓝雨占优,我不能拿这个去赌。我用一笔生意去交换另一笔生意,怎么就没有原则没有底线了?”

喻文州刚要开口,黄少天的房门嘭地一声打开了。

“诶我说你们俩大晚上的烦不烦烦不烦?从你们俩认识第一天起这点破事就没完没了,原来在学校吵,现在在公司吵,回到家还吵。不就是一笔生意吗,谁做不一样啊,吵来吵去就是这些大道理也没什么新鲜玩意。你们俩也真够恩爱的吵到现在也没吵烦,我跟你们说你们要是结婚了生的孩子以后肯定被你俩烦死。我这是没钱我住你这儿,但凡我有钱绝对不跟你们住一块儿。我求求你们了,消停点儿吧,让我安稳睡个觉,梦里面听见你们说什么底线啊原则啊我还以为我回到学校了呢。”

喻王两人面面相觑,都有点懵,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也有被黄少天嫌烦的时候。俩人还没从这一长串连珠炮中反应过来,黄少天又投下一个重磅炸弹。

“诶,王杰希,忘了告诉你啊,那什么,今天我们碰见你跟方士谦吃饭了,会长跟你吵架就是因为他吃醋了,就这么简单。”

王杰希心想这信息量有点大我得缓缓。

黄少天“啪”的一声摔门而入,隔着卧室门又远远传来一句:

“小点声!”*

 

 

客厅沙发上,两人相对而坐,默默无言。

气氛有点沉重啊,喻文州想,是先谈工作呢还是先谈恋爱呢?

“咳咳。”王杰希清了清嗓子,“那个,地的问题……”

“我退出。”

“啊?”

“我说我退出,不跟你抢。按你说的来,下一次你们让蓝雨。”

开玩笑,这种时候不趁热打铁难道要让工作破坏我谈恋爱吗?

“这会儿不说我没底线没原则了?”王杰希似笑非笑。

“……咳,那不是因为我吃醋了吗?”

“黄少天说的是真的啊?”

“嗯。”

“看起来好像没底线没原则的人是你啊喻总?”

“杰希……”喻文州可怜巴巴做捧心状,“我的原则就是一切以杰希为原则,我的底线就是谁也不能动摇我的原则!”

“说得好听。不过,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可以考虑。”

“啊?”这回轮到喻文州懵逼了,“你不是……和方士谦在一起吗?”

“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我看见他在餐厅亲你。”

王杰希努力回想了一下。

“你什么眼神啊喻文州!他明明是想往我脸上抹奶油好吗?”

“啊,这样吗?我本来还做好了长期抗战的打算……”

 “既然如此,那你接着做战前准备,我先睡了。”

“不不不杰希你等等我!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你再考虑考虑我啊!”

“哼。”

哎呀,今天的喻总也没能顺利爬上杰希的床呢。要加油呀!

 

 

End

 

 

*:加粗部分几乎是原版台词,略做改动,说的时候不带喘气的,特别有黄少天风格,真的。我差不多就是为了这段台词写的这篇。

 

评论
热度(126)

2017-07-23

126  

标签

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