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浮桃 —

【方王】归来池苑皆依旧

 

古风paro,段子

脑子里忽然蹦出来一句“归来池苑皆依旧”,就来摸个鱼。

 

 

以下正文

 

 

昨夜里京城起了大风,整整一夜,却吹不走中草堂愁云惨淡,只吹得人心更寒。

“这件事已过去了这么久,我本以为……唉!”

方士谦一身白衣,站在池塘边的柳树下,望水叹息。

水面平静无波,只有花瓣落下,泛起了微漪。

“归来池苑皆依旧,不见当年王不留。”

前院蓦地传来一声尖厉的哭嚎,不知是袁柏清还是刘小别,又被众人劝了下去。这池边又归于寂静,方士谦的心里却再不能平,眼中竟隐隐有泪光闪动。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心潮起伏下,手中劲气发出,花叶便落了一池一地。只恨不能扰了他安宁,否则方士谦能闹出的动静必定不止这些。

“王杰希,你好狠的心!你竟舍得让我独自一人……”

“独自一人怎样啊?”

身后传来门扉开启的细细响动,方士谦僵硬了身子,不可置信地扭回头去。

 

 

 

 

 

“不就是罚个站么?难道你还要找个姑娘陪着不成?”

王杰希缓缓步下石阶,裹紧了身上的大氅,脸色虽苍白,精神倒还好。一双眼睛在方士谦身上扫个来回,又望向前院的方向。

“你害得我负伤卧床月余,又畏罪潜逃,便罚个站又能如何?也不是什么大事,值得这些孩子这样哭天抢地的。你若知错了,就去前面和他们说清楚吧。”

方士谦待要说些什么,看见王杰希的脸色,又住了口。只是垮下了脸,揉了揉腿,一步一拐地走了。王杰希立在院中,依稀听见风里传来几句模糊不清的抱怨——

“姑娘就免了,给只烧鸡就成。寒风里站一夜,饿死老子了!王杰希你心真是越来越狠了,还我当年小堂主啊……”

呵,吃货。

 

 

End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再送个小剧场:

前院哭嚎的袁柏清:“师父!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徒儿专程给您买的城南老李家的烤鸭!到阴间就不好吃了!”

一瘸一拐的方士谦:“孽徒!还敢提!要不是为了烤鸭,我能耽误了支援大眼儿的时机吗!”

脸色苍白的王杰希:“呵呵,本王竟养了一群吃货。”

 

评论(3)
热度(12)